蒋介石认为淞沪抗战全面抵抗是“义和团救国”
趣历史 责任编辑:zouyijun 2015-08-31 11:55:55

“九一八”后,占领东三省的日本人更猖狂了,竟然在1931年10月初把军舰开进了长江。

  看到日本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挑衅,蒋介石气炸了,当即命令淞沪军区长官严为防御,必要时与日本人干,他表示:“决心与倭一战” [1] ,命上海市市长张群:“日本军队如果至华界挑衅,我军应预定一防御线,集中配备,俟其进攻,即行抵抗。” [2]

  10月16日,蒋介石以陆海空军总司令的名义发布首都战备计划,密令警卫军军长顾祝同、卫戍司令谷正伦、军校教育长张治中、警察厅长吴恩豫“遵照准备实施,其构筑工事之程序,第一期专筑交通要道,城内者限本月20日完成,城外及镇江者限本月23日以前完成。”[3]

  一边是日本人进犯,一边是广东人对峙,蒋介石被弄得筋疲力尽,几近崩溃。

  11月初,“宁粤对峙”大半年后,蒋介石终因日本问题与粤方达成和平协议:

  “此次日本对我国并未宣战,乃系用强盗明火打劫办法,侵略我国领土主权,故即使我国对之极力抵抗,亦不必用宣战方式。此次日本暴行,乃绝对无理,我国有要求国联及非战公约各国主张公道裁制日本之权利,故外间团体有所谓退出国联之主张,乃系一时愤激之谈,宜设法劝止之;如果日军来攻,应该抵抗,用武力来对付它,不要不抵抗。” [4]

  12月6日,南京政府提出“一面抵抗,一面交涉” [5] 的对日方针。蒋介石也提出了“和平未到完全绝望时期,绝不放弃和平,牺牲未至最关关头,绝不轻言牺牲” [6] ,对内则以安内攘外为基本方针,在策略上,争取准备时间,充实抗战国力。

  没想到几天后,蒋介石就被迫第二次下野了。

  蒋介石第二次下野,就象渡了一个小长假,在1932年1月25日再次回到南京。

  蒋介石再上岗的凳子还没有坐热,更头痛的事情又来了,日军在上海挑起了“一·二八”。对日本人的狂妄,他在日记中写道:

  “昨日对上海日领要求已承认,彼亦满足,傍晚表示撤兵。及至午夜,彼海军司令忽提要我方让出闸北,乃即冲突。及至今晚,战事未息。” [7]

  日本人以为蒋介石也是另一个张学良!

  对日军的无理,蒋介石当即表示:“决心迁移政府于洛阳,与之决战。否则,随时受其威胁,必作城下之盟。” [8]

  1932年1月30日,蒋介石制订了京沪防卫计划“十九路军全力守上海,前警卫军全力守南京” [9] ,“命令谷正伦兼南京警备司令,贺国光为副司令兼参谋长,所有第八十七师、八十八师、军官学校附以属部队及南京附近航空、宪兵、警察、要塞等部,统归其指挥,并即当日成立,明日就职。” [10] 。

  2月4日,蒋又亲自划定全国防区,以军事委员会名义通电全国。 [11]

  一切准备妥当,可就抵抗日本的方式上,蒋介石十分慎重,他要求不予以日军扩大战端的口实,对何应钦、陈铭枢重申“沪事和缓,勿使扩大,以保国家元气”的主张。 [12]

  在孙科冯玉祥等人主张全面抵抗还击时,蒋介石指责他们:“内外联合,反对中央,且主张电令处处挑衅,与日军舰战斗,是义和团救国办法,可叹。”[13]

  蒋介石在日本多年,日本人有多少能耐自然清楚,他知道中国军队当下根本不是日军的对手,十九路军之所以能暂时挫败日军的进攻,是日军的优势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,“闻沪战事,倭寇攻击甚烈,我方尚能支持,而世人不测,以为真正胜利。其实,倭之海军陆战队在陆上与我军作战,其技自穷,而非我军之战斗力胜过倭。”[14]


  不够打并不代表不打!

  再没有点动作,日本人还真咱中国是“东亚病夫”了!

  1月29日,蒋命何应钦、朱培德令南京卫戍部队一部、十九路驻南京的部队开赴上海增援。 [15]

  2月5日,他再次表示“如吴淞要塞陷落,日本陆军登陆参战时,则我飞机应即参加沪战。” [16]

  随后,蒋同意由第八十七、八十八两师,以及中央军校教导团等组成第五军,以张治中为军长,率军参战。[17]

  应陈铭枢之请,蒋同意“调山炮一营归十九路军指挥。” [18] 命上官云相、梁冠英、刘峙韩复榘等部挑选二千余名士兵补充十九路军。 [19] ,在武器上,先后补给十九路军子弹800多万发、机关枪130挺、大炮50多门、炮弹7万余发、步枪2000余支。[20]

  紧接着,蒋介石为防备日军侵略的扩大,决定从鄂、赣等“剿匪”区调劲旅增援。“如日寇深入封锁长江各埠时,我江西剿赤部队应另定计划,重新部署,主力可否移至赣东,俾得与苏浙联络策应。” [21]

  “何部长谓日寇增援,我方为自卫计,欲调第九师由赣东经浙开京,希照调勿缓。”[22]

  电刘峙、熊式辉等,要求“第一师速准备候令调遣”,“第九师迅速入浙驻防。”[23]

  蒋介石一系列动作后,日方在2月18日对淞沪停战提出了极为苛刻的条件,还对蔡廷锴的第十九路军进行通牒。对日方在自家地盘上蛮横,蒋介石很恼火,坚持“双方撤兵以前,不能有任何条件” [24] ,并要求朱绍良、熊式辉:“昨电谅达,第十与第八十三师令其星夜开浙。” [25]

  除了必要的正当防卫,蒋介石还表明:要和日本人干!

  当时,蒋介石刚下野归来,地方军阀也都各怀心思,他希望能有多点时间,养兵蓄锐,积攒实力,待他日一报“济南事件”之耻。正是这个态度,蒋介石对上海的援助是有限度的,他从江西、河南等地抽调部队,目的不是参加淞沪抗战,只是在防备日军侵略的扩大。因为敌强我弱,注定的“淞沪抗战”的失败。

  [1] 《蒋介石日记》1932年10月6日

  [2] 台北“国史馆”藏,《蒋介石电张群日军如至华界挑衅我军警预定一防线进行抵抗》(1931年10月6日),《蒋中正总统·革命文献》第12册

  [3]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《九一八事变后陆海空军总司令部有关南京防卫的计划命令》,国防部史政局和战史会档案,卷宗号787-1996;肖如平《蒋介石与“一面抵抗,一面交涉”——以“一·二八”淞沪抗战为中心》,《中外学者论蒋介石》,浙江大学出版社,2013年版,第65页

  [4] 《上海“和平统一”会议记录》,《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》第五辑第一编政治(二),第798页

  [5] 《汪精卫接见首都各校代表》,《申报》1931年12月7日

  [6] 转引自蒋永敬《国民党兴衰史》(增订本),台湾商务印书店,2009年版,第316页

  [7] 《蒋介石日记》1932年1月19日

  [8] 《蒋介石手书对日外交原则一面交涉一面积极抵抗(1月29日),“蒋中正总统文物·革命文献”,第15册

  [9] “蒋中正总统文物·筹笔”,第63册

  [10] 转引自《蒋中正总统档案·事略稿本》第13册,第102-103页

  [11] 转引自《蒋中正总统档案·事略稿本》第13册,第141-42页

  [12] 《蒋介石日记》1932年2月13日

  [13] 《蒋介石日记》1932年2月16日

  [14] 《蒋介石日记》1932年2月8日

  [15] 《京卫戍军出动》,《申报》,1932年1月30日

  [16] 《蒋中正总统档案·事略稿本》第13册,第122页

  [17] 《蒋中正致何应钦齐电》,“蒋中正总统文物·特交档案”档号080103,第13卷,缩微号:08A-01122

  [18] 《蒋中正总统档案·事略稿本》第13册,第165页

  [19] 《蒋中正总统档案·事略稿本》第13册,第227页

  [20] “蒋中正总统文物·特交档案”档号080103,第14卷,缩微号:08A-01126

  [21] 《蒋中正总统档案·事略稿本》第13册,第154页

  [22] 《蒋中正总统档案·事略稿本》第13册,第159-160页

  [23] 《蒋中正总统档案·事略稿本》第13册,第173页

  [24] 《蒋介石日记》1932年2月18日

  [25] “蒋中正总统文物·革命文献”,第15册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
博聚网